長江商報 > 第三季度凈利同比下跌51% 三只松鼠嚴重倚重電商平臺代工模式弊端初顯

第三季度凈利同比下跌51% 三只松鼠嚴重倚重電商平臺代工模式弊端初顯

2019-11-01 22:04:07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記者 張璐

頂著“互聯網零食第一股”光環的三只松鼠,在登陸資本市場僅三個月的時間就迅速跌落神壇,業績出現了大“變臉”。

10月29日晚間,休閑零食品牌三只松鼠(300783.SZ)發布財報顯示,前三季度實現凈利潤2.96億元,同比增長10.40%;實現營收67.15億元,同比增長43.79%。其中第三季度實現營收22.03億元,同比增長53.24%;凈利僅為2921萬元,同比減少50.95%。

營收高速增長的同時,凈利潤卻出現大幅下滑,讓人不得不對業績“變臉”的原因十分好奇,記者注意到,三只松鼠此前在三季度財報預告中表示,公司經營業績較去年同比減少,主要因為今年較去年同期政府補助減少4403.53萬元。

根據招股書信息,2014年至2018年間,三只松鼠每年都會從政府部門獲得一筆不菲的補助,五年累計下來超過1.2億元。不過,在招股書中,三只松鼠也強調他們對政府補助“不存在重大依賴”。

業內人士認為,三只松鼠業績上過分依賴于政府補貼,其自身“造血”能力不足,渠道上還嚴重依賴第三方電商平臺,同時食品安全問題,一直也是公司繞不開的痛,這些問題或成為三只松鼠前進路上最大的“絆腳石”。

政府補助縮水,第三季度凈利腰斬

事實上,政府補助一直在為三只松鼠的利潤提供支持。三只松鼠招股說明書顯示,2016-2018年,三只松鼠收到政府補助分別為5333.14萬元、2704.03萬元和2742.63萬元,分別占與當年利潤總額4.02億元、4.06億元以及3.16億元的13.27%、6.65%和8.68%。

2014年,三只松鼠利潤總額還是負數,當年共虧損1417.4萬元,而政府在當年補貼了1301.36萬元,如果沒有這些補貼,公司的虧損將會更大。2015年,三只松鼠扭虧為盈后,政府補助占其當年總利潤的44.33%,補貼金額為685.66萬元。總體算下來,五年時間三只松鼠得到了政府補貼超過1.2億元。

公開資料顯示,三只松鼠創辦于2012年,是中國第一家定位于純互聯網食品品牌的企業,也是當前中國銷售規模最大的食品電商企業,旗下產品覆蓋堅果、干果、果干、花茶等多個品類,在年輕消費群體中具有較高知名度。

今年7月份,三只松鼠正式在A股上市。招股書顯示,三只松鼠本次發行價為14.68元,募集資金6.02億元,擬用于全渠道營銷網絡建設項目、供應鏈體系升級項目和物流及分裝體系升級項目。據Wind數據,上市后,三只松鼠連收10個漲停,股價最高沖至81.50元/股。

而三季報發布后,三只松鼠股價受到了一定影響。注意到,10月30日開盤后,三只松鼠股價跌幅一度達3%,之后才有所拉升,最終報收69.44元/股,上漲7%。

代工模式存短板,食品安全問題頻發

2012年,進軍淘寶的三只松鼠主打堅果類產品,并于當年在天貓“雙十一”的日銷售額達到近800萬元,一躍成為天貓堅果行業第一名。

堅果市場雖大,但彼時線下還沒有超大玩家,線上競爭也不激烈。依靠堅果產品,三只松鼠實現了快速成長。2014年,三只松鼠營收為9.24億元,但是彼時還沒有盈利。

2015年起,三只松鼠扭虧為盈,業績向好。2015年至2019年上半年的營業收入分別達到20.4億元、44.2億元、55.4億元、70.01億元和44.11億元;凈利潤分別為0.0897億元、2.36億元、3.02億元、3.04億元和2.67億元。

但其實,三只松鼠并非是一家傳統的休閑食品生產商,它在2012年成立之初就聲稱,自己不會生產果品,他們要做的只是“吃貨”的搬運工。具體來說,只有“三只松鼠”這個環節是公司自己的,負責品牌塑造、產業鏈平臺搭建等,其余部分都以與第三方合作為主。

也是因為依靠著代加工模式,輕資產模式的三只松鼠得以迅速崛起,但是達到一定規模和體量之后,代加工模式的弊端逐漸顯現,最大的問題在于其無法對生產流程進行把控,從而無法確保產品的品質。

據記者不完全統計,代加工模式導致食品安全問題頻發,從2016年至今,三只松鼠多次因為食品安全問題被監管部門通報,涉及到甜蜜素過量以及霉菌超標。

對此,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蒙慧欣表示,“三只松鼠大部分產品都是代工廠生產的,此模式雖彌補自身產業鏈不完整缺陷,但也因過度依賴代工廠出現不少弊端。尤其在食安把控上,如若三只松鼠沒有做好供應商把控和產品出廠檢測,甚至在選取代工廠不達標的情況下生產產品,一定程度上會加劇其食安風險。”

過分倚重電商平臺,銷售費用高漲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三只松鼠還過于依賴線上渠道,其中天貓、京東、唯品會等第三方平臺的銷售收入占比較高。三只松鼠財報顯示,2019年上半年,第三方電商平臺給公司帶來的營收39.98億元,占比達到88.62%。比2018年全年線上銷售占比的86.67%擴大近2個百分點。

此外,銷售費用高漲,在三只松鼠的發展歷程中可謂常態。數據顯示,2014-2016年,三只松鼠推廣費分別為4178.82萬元、8154.29萬元和1.24億元;支付給平臺的傭金費用分別為3446.84萬元、7979.16萬元和1.36億元;快遞及物流費用分別為8507.73萬元、1.72億元、2.98億元。

特別是在2019年上半年,三只松鼠的銷售費用上漲47.52%,主要是第三方電商平臺的服務費用和物流快遞費用提升。可以看出,三只松鼠不僅業績上依賴于政府補貼,在渠道上還嚴重依賴第三方電商平臺。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在三只松鼠主打產品堅果零食的賽道上的競爭也愈發擁擠。據了解,公司目前堅果類主推產品為“每日堅果”,而據業內人士粗略估計,目前介入每日堅果這一品類的品牌多達300個左右,在淘寶和京東商城能購買到的活躍品牌就有10多種。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指出,電商渠道的特性是促銷活動特別多,這對三只松鼠利潤的侵蝕也是非常明顯的。朱丹蓬指出,與洽洽食品、良品鋪子相比,三只松鼠在渠道多元化方面比較弱,這也是其最明顯的短板。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湖北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