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商報 > 三巽集團擴張提速流動負債升至百億   重倉三線城市超九成土儲來自安徽

三巽集團擴張提速流動負債升至百億   重倉三線城市超九成土儲來自安徽

2019-10-25 06:56:45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記者 江楚雅

疾如風的三巽控股集團(三巽集團)正如其名般迅猛生長。10月17日,此前盛傳將赴港IPO的三巽集團正式向港交所遞交招股書申請在港上市。

2018年,三巽集團放出豪言,要在當年達成百億目標,甚至要沖刺120億規模,2019年實現銷售收入300億,并在五年內實現千億目標。

與此同時,三巽集團與高速擴張的房企面臨共同的問題就是負債也水漲船高。數據顯示,2016年至2019年6月,公司總借款分別為2.29億元、5.14億元、7.10億元和20.04億元。同期,一年內須償債務為1.45億元、3.67億元、7.10億元及16.78億元。

此外,期內三巽集團融資成本不斷攀升,由2016年的66.4萬元猛升至2019年上半年的593.8萬元。流動負債方面,由9.09億元飆升至108.27億元。

五年內實現千億目標

根據官網資料顯示,三巽集團2004年成立于合肥,最初的主營業務主要為各類投資,直到2014年,“房地產開發”才被列入三巽集團的業務范圍中。

由于房地產業務起步較晚,三巽集團到2016年全年銷售額尚不足10億;2017年沖進房企200強,以48.4億元排名第171位;2018年以100.1億元升至第130位,擴張明顯提速。

招股書顯示,2016年~2018年及2019年前六個月,三巽集團業績收入分別為5.41億元、2.63億元、7.24億元、5.62億元,毛利為1.01億元、0.69億元、2.07億元及2.05億元,期內溢利分別為5599.4萬元、-387.5萬元、4499.2萬元和6204.1萬元。

2018年,三巽集團放出豪言,要在當年達成百億目標,甚至要沖刺120億規模,2019年實現銷售收入300億,并在五年內實現千億目標。

對此,集團董事長錢堃給出的解釋是“人總要有點夢想”。如今,赴港IPO也許正是三巽集團的實現“5年千億夢想”的重要助推器。

可以看到,三巽集團若在5年期間完成百億到千億規模的跨越,公司年均增長率需要達到77.8%。而克而瑞地產研究中心公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全國百強房企全年的銷售金額同比增長僅為35%。這意味著,未來四年里,三巽集團成長速度必須超過行業大多數企業。

此外,據招股書,三巽集團的全部收入來自物業銷售。2016年、2017年、2018年及今年上半年,收入分別為5.41億元、2.63億元、7.24億元及5.62億元;毛利分別為1.01億元、6880萬元、2.07億元及2.05億元;期內溢利分別為5599萬元、虧損387.5萬元、4499萬元及6204萬元;毛利率為整個經營情況起伏較大,顯示公司業務不穩定,很容易受外部因素波動影響。

財經評論員嚴躍進對長江商報記者表示,此類企業積極上市,得益于安徽市場較好的銷售行情和企業不斷進取的戰略思維。從安徽市場表現看,其實這兩年成長性很高,這對于此類企業的發展來說是有較為積極的意義的,銷售規模擴大自然也可以帶動房地產業務和盈利數據的提高,這個時候會有上市的動力和目標。而從企業本身來說,若不積極上市,那么也會面臨行業集中度提高所帶來的壓力問題,所以實際上此類企業后續也需要積極做關注,通過上市有助于形成更強的市場競爭力和融資機會。

超9成土儲來自安徽

劍指千億目標下,近年三巽加快土地儲備,拿地投入從2016的8760萬元、2017年的4260萬元,提升到去年1.43億元,今年上半年已經完成1.24億元。

不過,出身安徽的三巽在發展過程中區域化特點仍十分顯著。截止2019年8月31日,公司共有35個處于不同開發階段的項目,覆蓋三個省的九個城市,擁有總土地儲備4.2百萬平方米。其中90.6%的土儲集中分布在安徽本省,僅亳州一城就占比41.6%。

2018年開始,市場“棚改”政策全面收緊,對此,不少機構對今年的三四線市場給予了悲觀預計。從今年前9個月的市場表現來看,雖然三四線的市場沒有預想中的悲觀,但成交面積仍在小幅下滑。

根據易居房地產研究院發布的《2019年9月全國40城新建商品住宅成交報告》顯示,9月份,40個典型城市新建商品住宅成交面積環比小幅增長2%,同比小幅增長4%。其中,18個三四線城市成交面積環比增長7%,同比下降2%。

業內認為,三四線城市房產行業發展,長期依賴于棚改政策,隨著政策紅利減弱,凈流入人口狀況不佳,去化能力是對房企的最大考驗。高度聚集本省的土儲顯示出三巽目前的全國性布局尚不均勻且不充分,區域化特色顯著或將給其出省融資帶來問題。

流動負債超過百億

三巽集團與高速擴張的房企面臨共同的問題就是負債也水漲船高。

數據顯示,2016年至2019年6月,公司總借款分別為2.29億元、5.14億元、7.10億元和20.04億元。同期,一年內須償債務為1.45億元、3.67億元、7.10億元及16.78億元。

大舉借債導致公司利息支出大幅增長。報告期內,公司支出貸款及其他借款利息分別為751.1萬元、0.42億元、0.83億元和0.45億元。

此外,期內三巽集團融資成本不斷攀升,由2016年的66.4萬元猛升至2019年上半年的593.8萬元。流動負債方面,由9.09億元飆升至108.27億元。

嚴躍進認為,類似企業上市也需要關注負債等數據,尤其是今年四季度部分房企的資金壓力等問題,充分說明高負債是有很多壓力的,所以把控負債數據依然是此類企業需要積極關注的,尤其是要防范三四線城市市場降溫所帶來的風險。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湖北快3走势图